?《中國教育報》刊登劉曉教授文章《<職業教育法>的守正與創新》

来源:党委宣传部 姜程科發布時間:2022-05-12
浏覽次數:306

510,《中國教育報刊登我校教育科學與技術學院副院長、浙江省新型高校智庫——職業教育現代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教授文章《<職業教育法>的守正與創新》。文章中劉曉就職業教育法修訂的新突破進行分析發表專家觀點

新修订的《職業教育法》于今年51日起施行,劉曉認爲《職業教育法》不仅強化黨對職業教育的領導,凸顯新時代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主要目標和方向,豐富新時代職業教育的內涵和服務內容,同時也完善了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理順了現代職業教育的治理體系,激發了多元主體參與職業教育的辦學活力,對全社會關于職業教育的支持和保障進行了夯實,回應了當前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的重要焦點問題,作出了順應時代的新突破。

 

刊登全文如下

《職業教育法》的守正與創新

劉曉 

新修订的《職業教育法》已于今年51日起施行。新法的实施为国家在迈向技能型社会建设道路上发展高质量的职业教育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对提高职业教育社会认可度,加快高素质的劳动者和高水平的技能技术供给具有重要意义。笔者认为,经过修订,《職業教育法》在如下方面作出了顺应时代的新突破。

一是強化了黨對職業教育的領導。《職業教育法》明确指出,实施职业教育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德技并修,坚持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坚持面向市场、促进就业,坚持面向实践、强化能力,坚持面向人人、因材施教。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对受教育者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培育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传授科学文化與专业知识,培养技术技能,进行职业指导,全面提高受教育者的素质。

二是凸顯了新時代我國職業教育發展的主要目標和方向。《職業教育法》高位突出了国家发展职业教育重要地位,将宪法纳入立法依据,以国务院建立职业教育工作协调机制,统筹协调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从法律层面设立“职业教育活动周”。强化了职业教育服务建设教育强国、人力资源强国和技能型社会的重要目标與提升质量的发展重心。

三是豐富了新時代職業教育的內涵和服務內容。《職業教育法》中明确指出,职业教育是指为了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使受教育者具备从事某种职业或者实现职业发展所需要的职业道德、科学文化與专业知识、技术技能等职业综合素质和行动能力而实施的教育,包括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在内涵丰富的基础上,《職業教育法》扩大了职业教育的服务内容,进一步突出职业教育要贯通人的全生命周期,肩负起普惠性人力资本提升的重任。明确在中小学中开展职业启蒙、认知、体验等教育,大力发展技工教育,全面提高产业工人素质,推进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促进学习成果融通、互认,组织各类转岗、再就业、失业人员以及特殊人群等接受各种形式的职业教育,扶持残疾人职业教育的发展。

四是完善了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職業教育法》明确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要服务全民终身学习,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并重,职业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融通,不同层次职业教育有效贯通,将职业培训贯通劳动者职业生涯发展全周期,包括就业前培训、学徒培训、在职培训、再就业培训、创业培训,还将军队职业技能等级纳入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和职业技能等级评价体系。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各级各类学校教育與职业培训学分、资历以及其他学习成果的认证、积累和转换机制,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促进职业教育與普通教育的学习成果融通、互认。同时,《職業教育法》进一步强化了现代职业学校制度,实现职业教育层次进一步高移。

五是理順了現代職業教育的治理體系。《職業教育法》明确了政府、行业企业、社会参與职业教育的权责利,对各级各类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办学条件與标准进行了更为细致的规范,指出各级各类政府、行业企业在举办、参與举办职业学校、职业培训结构中要开展按照行业、产业人才需求对职业教育指导、相关标准开发、人才需求预测、职业生涯发展研究等方面工作。明确了公办职业学校实行中国共产党职业学校基层组织领导的校长负责制。同时,《職業教育法》也对教师與受教育者两类切身利益群体给予保障,提出建立符合职业教育特点的考试招生制度。

六是激發了多元主體參與職業教育的辦學活力。《職業教育法》中以“产教融合”一词取代了修订前的“产教结合”,《職業教育法》指出国家要发挥企业的重要办学主体作用,推动企业深度参與职业教育,鼓励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允许企业设置专职或者兼职实施职业教育的岗位,将企业开展职业教育的情况纳入企业社会责任报告,鼓励行业组织、企业等参與职业教育专业教材开发。此外,《職業教育法》明确对深度参與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企业作出奖励、税费优惠等激励政策,真正从法律层面让企业参與不难、参與有利。

七是夯實了全社會對職業教育的支持和保障。《職業教育法》明确规定国家采取措施,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弘扬劳动光荣、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提出国家通过组织开展职业技能竞赛等活动,为技术技能人才提供展示技能、切磋技艺的平台,持续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和大国工匠;提出职业学校學生在升学、就业、职业发展等方面與同层次普通学校學生享有平等机会,以硬招实招着力提升职业教育认可度。同时,《職業教育法》也进一步强化了职业教育经费投入,着力加强职业教育基础能力,明确提出国家根据产业布局和行业发展需要,采取措施,大力发展先进制造等产业需要的新兴专业,支持高水平职业学校、专业建设,优化教育经费支出结构,使职业教育经费投入與职业教育发展需求相适应,鼓励通过多种渠道依法筹集发展职业教育的资金。

八是回應了當前我國職業教育改革的重要焦點問題。《職業教育法》进一步加强普职融通,从“实施以初中后为重点的不同阶段的教育分流”转变为“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实施职业教育與普通教育分类发展,优化教育结构,科学配置教育资源”。同时,面向技能型社会建设,进一步明确实行学历证书及其他学业证书、培训证书、职业资格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实现学历與技能的相互贯通。此外,还强化了对社会力量参與职业教育办学的扶持,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可以采取购买企业和其他社会力量依法举办的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人才培養服务。

(作者系浙江工業大學教育科學與技術學院副院長、教授,浙江省新型高校智庫——職業教育現代化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中國教育報2022511 06版:2022職業教育活動周特刊

 

相關鏈接http://paper.jyb.cn/zgjyb/html/2022-05/10/content_609284.htm?div=-1